<video id="bbjrx"></video>
    <form id="bbjrx"><sub id="bbjrx"></sub></form>
    <delect id="bbjrx"><video id="bbjrx"></video></delect>
      <track id="bbjrx"><noframes id="bbjrx">

          <cite id="bbjrx"><sub id="bbjrx"></sub></cite>

              <big id="bbjrx"></big>
                您所在的位置:康巴傳媒網(wǎng) >> 文化 >> 康巴歷史 >> 瀏覽文章

              甘孜覺(jué)母寺的紅軍布告為劉伯承所寫(xiě)

              甘孜日報    2024年03月29日

              郎扎覺(jué)母寺外景圖。

              ◎聶曉民

              近日,1936年紅四方面軍長(cháng)征期間在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甘孜縣發(fā)布的一則關(guān)于覺(jué)母寺的布告,引起了紀念館、黨史界等多人關(guān)注,據劉伯承元帥之子劉蒙少將分析此布告是時(shí)任中國抗日紅軍先遣軍司令的劉伯承書(shū)寫(xiě)。

              1936年2月,為執行紅軍總部的《康道爐戰役計劃》,以劉伯承為中國抗日紅軍先遣軍司令員的紅30軍從雅安寶興翻越夾金山西進(jìn),經(jīng)懋功、金湯、丹巴,攻取道孚、爐霍、甘孜地區。3月1日,紅30軍攻占道孚,25日,攻占爐霍,30日進(jìn)駐甘孜縣。紅30軍來(lái)到甘孜縣合則覺(jué)母寺院附近,為打開(kāi)當地的局面,紅軍堅決執行紀律,不干擾百姓。中國抗日紅軍先遣軍政治部以軍政委李先念的名義,頒布了保護覺(jué)母寺(尼姑庵)的布告。布告說(shuō)“此系合則覺(jué)母寺院,凡一切人等不得侵擾,此告”。

              布告長(cháng)11厘米、寬11厘米、高8厘米 。該布告主要內容是要求指戰員保護當地的喇嘛教寺廟——合則覺(jué)母寺,不得擅自進(jìn)入和侵擾?!坝X(jué)母”是藏語(yǔ),含義為“尼姑”。該布告由甘肅省軍區于1959年征集并送解放軍總政治部,后由原總政治部移交中國人民革命軍事博物館。中國人民革命軍事博物館在2016年慶祝紅軍長(cháng)征勝利80周年展覽時(shí)展出。

              該布告和其他的布告在書(shū)寫(xiě)形式上有所區別,不是現在常見(jiàn)的橫向的,是豎向的,按照上中下分三部分,發(fā)布方、責任人、發(fā)布內容。它的落款也就是發(fā)布方的單位在上面,左右對稱(chēng),蓋章可以辨認為:中國工農紅軍第四方面軍第三十軍政治部。中間是發(fā)布人李先念的姓李,比其他字大一倍,以示突出。在下方是布告的內容。書(shū)寫(xiě)者以行書(shū)書(shū)寫(xiě),一氣呵成,整體結構勻稱(chēng),字體大小適中,內容簡(jiǎn)明扼要。布告歷經(jīng)多年,保存完好,說(shuō)明寺院的收藏者對布告的內容認可,對書(shū)寫(xiě)者書(shū)法充滿(mǎn)敬意。

              據劉伯承元帥之子、中國書(shū)畫(huà)研究院副院長(cháng)劉蒙少將確認,該布告應為劉伯承元帥親筆書(shū)寫(xiě)。劉蒙少將從小在劉帥身邊練習書(shū)法,對劉帥書(shū)法的特點(diǎn)有深刻認識,他介紹說(shuō),從書(shū)法特點(diǎn)看是劉伯承書(shū)寫(xiě),“爸爸從5歲讀書(shū)寫(xiě)字,爺爺劉文炳是晚清秀才,也是一個(gè)書(shū)法家,現在開(kāi)州的一些碑刻還留有爺爺的書(shū)法,爺爺

              的書(shū)法對爸爸的書(shū)法影響較大”。如“人”的撇捺是劉帥特有的,和劉伯承此后書(shū)法作品進(jìn)行對比,也可以看出是劉帥的書(shū)法。劉蒙本人的書(shū)法也繼承了劉帥的風(fēng)格。

              以上是劉帥1949年的書(shū)法,距離1936年13年的時(shí)間,“不” “此”二字,明顯與布告上的風(fēng)格一致。國、合、軍等單個(gè)的字,在建國后的書(shū)法作品與布告比較,都可以在劉帥其他書(shū)法中看到明顯出自一人。

              此布告為劉伯承書(shū)寫(xiě),和劉伯承在軍中的職務(wù)是對應的?!吨袊まr紅軍第四方面軍戰史資料選編·長(cháng)征時(shí)期》指出,1936年2月,在四川省雅安的任家壩,四方面軍制訂的戰役計劃,里面有劉伯承為先遣軍司令員的記載?!都t軍長(cháng)征史》《劉伯承年譜》都有劉伯承為先遣軍司令的記載。劉蒙少將參與《劉伯承傳》的撰寫(xiě),對長(cháng)征路上父親多次擔任艱巨任務(wù)有深刻記憶,比如智取遵義、巧渡金沙江、彝海結盟、強渡大渡河等,在張國燾南下失敗后,父親對四川熟悉,在四川軍隊有影響,做北上抗日的先遣軍司令是一項艱巨的任務(wù)。

              此外,從時(shí)間上看也是吻合的。從《中國工農紅軍第四方面軍戰史資料匯編》記載的四方面軍領(lǐng)導人給部隊的一系列電報表明,劉伯承與李先念是按照命令2月19日翻越夾金山到達維,之后前往丹巴,2月底翻越黨齡雪山,3月1日紅30軍占領(lǐng)道孚縣,3月4日張國燾電報指示劉伯承、程世才等率部隊取爐霍,3月25日部隊占領(lǐng)爐霍,之后3月30日在當地民眾支持下和平進(jìn)駐甘孜。李先念帶領(lǐng)30軍余部在道孚縣籌糧,30軍先頭部隊到甘孜,做當地的團結工作,求得糧草和民眾的支持。

              這些在劉志堅《風(fēng)雨征程》一書(shū)得到印證,劉志堅的書(shū)中講到李先念出具布告的內容。在抵達甘孜之前,劉伯承和劉志堅在途中遇到一座東固喇嘛寺,有為數不少的武裝喇嘛。為了避免流血,先遣軍司令劉伯承提出,要想辦法做喇嘛的工作,通過(guò)喇嘛打通藏民群眾的思想。并用他的名義給東固喇嘛寺寫(xiě)了一封信,說(shuō)明紅軍北上抗日的宗旨和政策,不侵犯喇嘛和藏民的利益,并保護他們的利益,由通司(藏語(yǔ)翻譯)送去。這封信真起了作用,部隊到東固時(shí),喇嘛果然沒(méi)的抵抗和逃跑。到達東固后,劉伯承要劉志堅陪他到喇嘛寺去見(jiàn)當家喇嘛。進(jìn)寺后,先到寺的正殿向佛像鞠躬行禮,然后進(jìn)一步向當家喇嘛宣傳了紅軍的宗旨和政策,重申保證不侵犯喇嘛和藏民的利益,并提出請他們往甘孜大喇嘛寺送信。這樣做的效果果然不錯。當劉伯承和劉志堅帶30軍先頭部隊到達離甘孜縣30里地的普玉隆時(shí),甘孜喇嘛寺的兩個(gè)當家喇嘛騎馬來(lái)迎接了。劉伯承又要劉志堅陪他到喇嘛寺去,由于工作做得好,甘孜喇嘛寺的喇嘛和藏民一個(gè)也沒(méi)有跑。

              長(cháng)征期間,紅軍在沿途書(shū)寫(xiě)、散發(fā)了數以萬(wàn)計的標語(yǔ)、布告、傳單,這是向沿線(xiàn)民眾宣傳黨和紅軍主張、爭取支持的主要形式,劉伯承親筆書(shū)寫(xiě)的布告是紅軍高級指揮員在

              長(cháng)征留下的極其珍貴的、有名有姓的文物。除此之外,劉伯承元帥的題詞書(shū)法作品只在一些紅色紀念地留存,如河北省邯鄲市晉冀魯豫烈士陵園、江蘇省徐州市淮海戰役紀念館等,長(cháng)征時(shí)期留存的極少,更見(jiàn)其珍貴性。

              瀘定橋紅軍長(cháng)征紀念館夏蕓同志對這個(gè)布告很熱心,她分頭對道孚縣、甘孜縣幾個(gè)覺(jué)母寺名字的查證,沒(méi)有找到合則覺(jué)母寺。甘孜州委黨史研究室的楊劍鋒同志對甘孜縣的覺(jué)母寺的情況做了調查,發(fā)現在甘孜縣城西側10公里的柯則村是最接近“合則”發(fā)音的,而且在柯則一帶曾經(jīng)有覺(jué)母修行的場(chǎng)所。甘孜縣民族宗教局扎西擁措同志經(jīng)過(guò)實(shí)地走訪(fǎng),在郎扎覺(jué)母寺發(fā)現了“合則覺(jué)母寺”的重要線(xiàn)索,據郎扎覺(jué)母寺的活佛介紹,合則覺(jué)母寺原屬于現呷拉鄉柯則村,1986年合則覺(jué)母寺管理者為蘇吉彭措,蘇吉彭措為郎扎活佛的老師,1986年8月班禪大師到甘孜縣視察工作,經(jīng)請示班禪大師同意,蘇吉彭措委托郎扎活佛將合則覺(jué)母寺與郎扎覺(jué)姆寺合并。這證實(shí)了甘孜縣確實(shí)有一個(gè)合則覺(jué)母寺,同時(shí)也證實(shí)了布告的真實(shí)性。

              今年3月25日,劉蒙少將為中共甘孜州委黨史研究室寫(xiě)了確認文字:

              中共甘孜州委黨史研究室

              我是劉伯承元帥的兒子,現為中國書(shū)法家協(xié)會(huì )較老會(huì )員,八歲時(shí)從父親開(kāi)始臨池,對父親的用筆和結字比較熟悉。

              紅軍在合則覺(jué)母寺的布告,從1936年3月我父親任中國工農紅軍抗日先遣軍司令、布告的書(shū)法與此后的書(shū)法絕然相似,結合紅軍和平進(jìn)駐甘孜的史實(shí)等因素,進(jìn)行綜合分析,我認為此布告為我父親劉伯承所寫(xiě)。

              劉蒙

              二零二四年三月二十五日



            1. 上一篇:最后一個(gè)軍禮
            2. 下一篇:沒(méi)有了

            3. 本文地址: http://www.fociweb.com/html/wh/kbls/98621.html
            4. 激情综合亚洲欧美日韩,久久婷婷色综合老司机,狠狠色丁香婷婷久久综合蜜芽,激情综合色五月丁香六月亚洲
              <video id="bbjrx"></video>
                <form id="bbjrx"><sub id="bbjrx"></sub></form>
                <delect id="bbjrx"><video id="bbjrx"></video></delect>
    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bbjrx"><noframes id="bbjrx"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cite id="bbjrx"><sub id="bbjrx"></sub></cite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big id="bbjrx"></big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