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video id="bbjrx"></video>
    <form id="bbjrx"><sub id="bbjrx"></sub></form>
    <delect id="bbjrx"><video id="bbjrx"></video></delect>
      <track id="bbjrx"><noframes id="bbjrx">

          <cite id="bbjrx"><sub id="bbjrx"></sub></cite>

              <big id="bbjrx"></big>
                您所在的位置:康巴傳媒網(wǎng) >> 文化 >> 康巴人文 >> 瀏覽文章

              張英 舞蹈,是我的魂

              甘孜日報    2024年03月22日

              溫江金色仙鶴鍋莊舞蹈隊員們獲獎。

              ◎甘孜日報記者 王朝書(shū)/文 張英/圖

              張英,國家一級導演,四川省舞蹈家協(xié)會(huì )會(huì )員,四川省高級職稱(chēng)評定專(zhuān)家組成員。在《婚禮》、雙人舞《康定情歌》、《東方歌舞》、《卓瓦桑姆》 等作品中擔任主要角色,獲得國家文化部?jì)?yōu)秀表演獎、四川省少數民族藝術(shù)節最佳表演獎以及一、二等表演獎。在歌舞詩(shī)畫(huà)《康定情歌的故鄉》、舞蹈劇《雪域驕子·嶺格薩爾王》、歌舞劇《康定情歌》、《紅哈達》、《叫我怎么不歌唱》、《變遷之路》等作品中出演人物角色并擔任主創(chuàng )人員。1990年開(kāi)始進(jìn)行獨立創(chuàng )作,其創(chuàng )作的作品《英雄誕生》、《追憶》、《搶頭水》、《布谷聲聲》、《泉邊》、《康巴漢子》、《鍋莊之魂》等分別獲得全國少數民族藝術(shù)節、四川省少數民族藝術(shù)節、全國舞蹈大賽、四川省舞蹈大賽一、二等獎,并在韓國亞洲藝術(shù)節上榮獲世界和平獎、巴蜀文藝獎等重大獎項。曾代表四川省前往臺灣、香港等地區參加文化藝術(shù)交流演出。

              2024年春節已落下帷幕。然而,春節的故事卻沒(méi)有戛然而止。我州國家一級導演原州歌舞團職工張英老師再次傳來(lái)喜訊——由她指導的溫江金色仙鶴鍋莊舞蹈隊在2024天府銀光四川電視春晚中獲得銀齡閃耀獎。該獎的獲得,又一次展現了張英老師的教學(xué)水平。

              3月7日,記者通過(guò)微信采訪(fǎng)了張英老師,聽(tīng)她講述了為舞蹈而燃燒的故事。

              走進(jìn)歌舞團

              張英老師出生在新龍縣。1974年,州歌舞團到縣上招生,她的老師推薦了張英。那年,她十四歲。

              張英老師從小仿照電影里的情節唱唱跳跳,可那些都是不成章法的,而要做一名合格的舞蹈演員,需要的是專(zhuān)業(yè)的訓練。為了讓自己盡快成為一名合格的舞蹈演員,每天除了完成規定的任務(wù),晚上她一個(gè)人偷偷地溜到練功房繼續訓練。當時(shí),他們訓練的場(chǎng)地在姑咱,居住、練功的條件都很差,夜晚四周黑黢黢的,很?chē)樔?,有時(shí)練功房木地板上的木屑還會(huì )扎進(jìn)腳里。每天自我加壓,腳腫了,痛了,可是她從來(lái)沒(méi)有在老師的面前抱怨過(guò)一聲,哼過(guò)一聲。眼淚只有在一個(gè)人的時(shí)候悄悄地流。

              州歌舞團老師帶領(lǐng)所進(jìn)行的專(zhuān)業(yè)訓練只有半年。半年后,張英老師被借調到成都市歌劇舞劇院,當那里的老師要她完成一些難度大一點(diǎn)的動(dòng)作時(shí),她感到自己的腳在疼??墒?,她仍然沒(méi)有在老師的面前哼一聲。除了加大自己的訓練量,晚上睡覺(jué)的時(shí)候,張英老師就解下皮帶,拴住腳,把腳吊在床頭上,然后把被子蓋在腳上,這樣就不會(huì )被別人發(fā)現她在做什么。

              完成訓練,接著(zhù)就是參加演出了。那時(shí),他們的演出條件極為簡(jiǎn)陋,有時(shí),還需要騎馬,甚至步行??墒遣还苁堑絽^鄉,還是在縣城,不管是坐車(chē),還是騎馬,每次演出,張英老師都眼巴巴地聽(tīng)著(zhù)領(lǐng)導念名單,希望有她的名字。

              在州歌舞團,張英老師不僅完成了從學(xué)員到正式演員的轉變,還完成了從少女到妻子到母親的轉變。結婚生子后,張英老師的體重一度由90多斤變成了140斤。當她在練功房里的鏡子里看見(jiàn)自己變形的身材時(shí),她恨不得向鏡子里的人打一拳。由于身材的原因,她練功的時(shí)候從第一排站到了第二排。為了盡快回到她第一排的位子,她每天就和男同志一起練功,加大自己的運動(dòng)量??墒?,生了孩子,練功和演出的時(shí)候,有了很多麻煩。那時(shí),她的乳汁經(jīng)常流出來(lái),浸濕練功服??墒?,面對麻煩,張英老師沒(méi)有退縮。上臺演出的時(shí)候,她就在演出服里墊上毛巾等。

              有了孩子后,張英老師需要兼顧家庭,然而,當需要在家庭與演出間做選擇時(shí),她的第一選擇,總是演出。孩子小時(shí),無(wú)人照看,她就在后臺給孩子喂了奶,然后把他放在桌上,蓋上毯子讓他睡覺(jué),跳完舞,又急匆匆地跑回后臺。孩子上學(xué)后,她又讓孩子自主學(xué)習,以至,孩子班主任多次向她提意見(jiàn),希望他們兩口子少下鄉,多關(guān)心孩子學(xué)習??墒?,意見(jiàn)都只能是意見(jiàn)而已,張英老師沒(méi)辦法做到。甚至在她的母親去世沒(méi)滿(mǎn)四十九天的時(shí)候,按照習俗她不能排練節目,可是,那時(shí)團里就要參加演出了,張英老師不顧習俗堅持上臺排練。

              做演員的時(shí)候,張英老師最開(kāi)心的是,1980年,她借調到成都市歌舞團參加大型舞劇《卓瓦桑姆》的演出,并擔任重要角色。當時(shí),演出完畢,十世班禪大師走上舞臺,接見(jiàn)了演出人員。接見(jiàn)完后,十世班禪大師還把張英老師和其他幾個(gè)藏族演員請到自己家里,給他們講藏族的歷史,并告訴他們要學(xué)習,不能落后。班禪大師親切的話(huà)語(yǔ),讓張英老師更加堅定了自己的道路。

              從學(xué)習到上臺演出,從少年到青年,張英老師歷經(jīng)了身份的變化,但卻從未改變過(guò)對舞蹈的熱愛(ài),從未想到過(guò)退出。就這樣,一天天地,她將舞蹈融進(jìn)自己的靈魂中。

              退而不休的日常

              10年前,張英老師從州歌舞團退休,定居溫江。溫江,是我州退休人員集中的地方之一。退休,對不少人來(lái)說(shuō),其實(shí)是人生的又一次新生。過(guò)去,埋藏在心里的夢(mèng)想,如今終于有時(shí)間實(shí)現了。而對我州工作人員來(lái)說(shuō),歌、舞是與生俱來(lái)的。不過(guò),健身式的舞動(dòng),和專(zhuān)業(yè)的表演有著(zhù)差距。對舞蹈更熱愛(ài)的,希望能走得更遠。

              退休后,近10年間張英老師免費教大家學(xué)習民族舞蹈,并指導編排節目。張英的出現,讓定居溫江的我州退休人員有了新的退休生活過(guò)法,那就是像專(zhuān)業(yè)演員那樣練習歌舞。

              做一名專(zhuān)業(yè)演員是辛苦的。尤其,對于已經(jīng)上了年紀的人來(lái)說(shuō)。但是,當人們將此作為退休后生活的重要內容來(lái)對待,那又是另外的感受。在這些學(xué)員中,溫江金色仙鶴鍋莊舞蹈隊尤為突出,他們中年齡最大的65歲,最小的60歲。當他們投入到弦子、鍋莊中時(shí),歲月在他們的身上仿佛沒(méi)有留下痕跡。

              2024天府銀光四川電視春晚的舞臺上,伴隨著(zhù)弦胡的悠揚琴聲,女演員們翩翩而來(lái)。她們的每一次踏步、每一次甩袖、每一次轉身,都讓人感受到柔情和蜜意,而男演員們的表演,則讓人感受到甘孜兒女的力量和激情。如果沒(méi)有專(zhuān)人介紹,人們恐怕不會(huì )想到舞臺上演出的是一群上了年紀的業(yè)余演員。配著(zhù)雪山、湖泊、小溪、318風(fēng)光,整臺演出,讓人充分感受到我州的獨特魅力。因此,溫江金色仙鶴鍋莊舞蹈隊的表演,收獲了熱烈的掌聲。

              當拿到獎狀和獎杯時(shí),全體演員流下激動(dòng)的淚水。這個(gè)獎項來(lái)之不易。該活動(dòng)自2023年9月啟動(dòng)后,全省21市州共有超兩千支中老年藝術(shù)團隊參與,兩萬(wàn)余名文藝愛(ài)好者在春晚的海選、復選活動(dòng)中,展現了他們卓越的藝術(shù)才華和專(zhuān)業(yè)水準,最終有17支隊伍進(jìn)入到了決選。決選中,又經(jīng)過(guò)了現場(chǎng)專(zhuān)業(yè)評審團和媒體評審團的綜合評分與評審。

              拿到獎項,這些銀發(fā)老人們渾身似乎又有了用不完的勁。而他們能又一次煥發(fā)青春,得益于張英老師。

              張英老師和舞蹈的緣分,需要回溯到她在州歌舞團工作時(shí)的經(jīng)歷。

              從演員到編導

              1987年,張英老師到成都舞蹈學(xué)校進(jìn)修,進(jìn)修時(shí),她走上了編導的道路。第一次編舞,用老師的話(huà)說(shuō)就是“牛頭不對馬嘴”。后來(lái),她終于明白了舞姿就是舞蹈語(yǔ)匯,需要主題,需要連貫等,她的處女作《泉邊》終于成功了。1990年起,張英老師就開(kāi)始獨立創(chuàng )作。在州歌舞團,她的身份就變成了編導兼演員。

              編舞的時(shí)候,張英老師經(jīng)常在半夜的時(shí)候有了靈感,就爬起來(lái)在床前舞蹈。為此,她老公經(jīng)常說(shuō)她是不是瘋了。多年來(lái),張英老師編了很多舞蹈,得了很多大獎,也成為了我州建州以來(lái)培養的第一個(gè)藏族女編導。

              雖然做了編導,可是,她仍然喜歡上臺跳舞,她和歌舞團四代人跳過(guò)舞。隨著(zhù)年齡的增長(cháng),她只能演一些老阿媽之類(lèi)的角色。如在話(huà)劇《雪域忠魂》中飾演我州原州委常委、宣傳部長(cháng)畢世祥的母親。該劇由四川人民藝術(shù)劇院有限責任公司創(chuàng )排。主要講述了我州原州委常委、宣傳部長(cháng)畢世祥的生前事跡,該劇獲得五個(gè)一工程獎。其中,張英老師飾演的畢世祥母親一角,獲得好評。

              張英老師說(shuō),最初和年輕人在一起跳舞,她會(huì )感到不好意思??墒?,如果不讓她跳舞,她就會(huì )腳桿發(fā)癢,全身難受,而且會(huì )迅速地衰老。所以,她必須跳下去。

              退休后,不少人的日常安排是,帶孫子,逛街,購物,旅游等等??墒?,對張英老師來(lái)說(shuō),遠離舞蹈的日子,無(wú)異于是提前死亡,于是她想到了義務(wù)教學(xué)。隨著(zhù)對民族舞蹈感興趣的人越來(lái)越多,今年,張英老師又和一個(gè)同事在溫江開(kāi)了一家工作室。工作室收費極低。憑張英老師取得的成就,她出去教學(xué),一節課收上百元甚至幾百元完全可行。然而,多年來(lái),張英老師卻幾乎是零報酬。這在今天,顯得那么可貴。幸好的是,張英老師的家人對她的行為是理解的。他們知道,舞蹈就是她的命,她的魂。如果不讓她跳了,她就會(huì )沒(méi)命的。

              新的一年開(kāi)始了。記者看到,張英老師的民族舞蹈工作室開(kāi)始招生了。年近70的張英老師又要開(kāi)始舞蹈了!




            1. 上一篇:走,植樹(shù)去
            2. 下一篇:沒(méi)有了

            3. 本文地址: http://www.fociweb.com/html/wh/xkbrw/98397.html
            4. 激情综合亚洲欧美日韩,久久婷婷色综合老司机,狠狠色丁香婷婷久久综合蜜芽,激情综合色五月丁香六月亚洲
              <video id="bbjrx"></video>
                <form id="bbjrx"><sub id="bbjrx"></sub></form>
                <delect id="bbjrx"><video id="bbjrx"></video></delect>
    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bbjrx"><noframes id="bbjrx"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cite id="bbjrx"><sub id="bbjrx"></sub></cite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big id="bbjrx"></big>